中学生综合实践活动联盟            中学生领导力开发研究中心            国际服务学习研究中心            未名网

传统智慧精华与现代领导力

    | Tags标签: 未名网 发表于 2015-11-16

中国古代领导力思想非常丰富。在诸多学派中,最重要的即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以韩非子为代表的法家和以老子为代表的道家。

儒、法、道三家同源于《易经》,都继承了《易经》中由自然观推理演绎而形成的社会观、政治观,从而形成了将社会政治与宇宙自然一体化的思想。三家的不同之处在于,儒家主要从“天道”中吸取“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品格,形成了有为、有德的思想;法家主要从“天道”中引来进化、“变易”之理,为其变法提供理论依据;道家则主要吸收了“天道”中“不易、简易”清静无为的一面,使其成为无为而治和柔弱之术的理论基础。

《礼记·大学》云:“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一人贪戾,一国作乱,其机如此。”儒家试图劝说统治者,要治理好国家和天下,必须以修身为本。孔子希望从政者通过“自省”“自戒”“自讼”“自责”“克己”“修己”“求诸己”,加强道德修养,以自身行为来影响、感化和带动众人,“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省也”。

这些思想对现代领导者仍有重要的借鉴意义:要经得住诱惑,耐得住寂寞,顶得住邪说,管得住自己;清清白白做官,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以良好的形象取信于民。但是,儒家单纯以“克己”“修己”来提高从政者素养的观点有很强的片面性,过分迷信自律的功能而忽视他律。

韩非子是法家思想集大成者,他的治国思想核心是“法、势、术”相结合,其中体现为“以法治国,以势立威,以术驭下”。韩非子认为,只有实行法制才能“废私”,只有法制才能代表“公义”:“夫立法令者以废私也,法令行而私道废矣。私者所以乱法也。”

道家主张无为而治,“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即一切顺乎自然,对百姓采取不干涉和少干涉的政策,以无为手段达到无不为的目的。为了提高无为而无不为的能力,需要掌握无为而治的智慧和方法,这就是柔弱之术。老子主张无为、退守,力促事物向消极、柔弱的方面发展。因此,老子的柔弱之术形成了道家独具特色的领导智慧和领导谋略。

现代领导者需要借鉴、学习儒、法、道三家对于领导力的思想精髓,但需注意的是,现代领导力不是古代领导力的复制,两者有着本质区别。

在德与才的关系上,现代领导强调德才兼备,以德为先,德治比术治更重要。道德决定了领导力的性质,其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领导力。德与术的作用是不同的,就如同企业要想取得成功,经营管理的技巧固然重要,但是要做大、做强、做长久,更重要的是靠诚信,靠一种理念。

在权力运用上,现代领导重规范、轻权术。现代社会是法治社会,更重权力运用的规范,以此来提高权力运用的质量和效率。领导者的权力规范包括道德规范、科学规范、法治规范和制度规范这四个方面。道德规范强调坚持以德用权,权为民所用还是以权谋私,这是衡量领导干部道德的根本标准。科学规范是为了保证用权的质量和效率。法治规范明确了领导者的权力法定,因此必须依法用权。制度规范则是对以德用权、科学用权的制度保证。

在权力影响力与非权力影响力的关系上,现代领导强调以非权力影响力为主、权力影响力为辅。权力是组织赋予的,其作用范围和大小均有限,超出范围就会导致滥用职权,因此对权力的使用有许多限制。而非权力影响力是领导者通过学习、修养、实践锻炼可以获得的,其发挥作用的范围、大小不受限制。这就给领导者通过提高非权力影响力来提高领导效能,提供了足够的空间。

世界500强企业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中,数量最多的不是商学院毕业生,而是美国西点军校毕业生,其中曾任董事长的有1000多名、任副董事长的2000多名、总经理或董事的5000多名。这是因为商学院主要教授领导课程,重点讲怎样领导、怎样做别人的工作。而西点军校主要训练学生怎样战胜恐惧、征服自己、增强自信、磨炼意志,怎样呼唤正义、恪守诚信、坚守道德。简而言之,商学院提高的是智商,西点军校训练的是情商。

在非权力影响力中,非智力因素的作用愈加重要。品格作风、知识水平、才干能力、情感交流构成非权力影响力的四个主要来源。知识水平和才干能力属于智力因素,品格作风和情感交流属于非智力因素。其中,非智力因素对于非权力影响力的作用日益上升,而智力因素的相对作用日益下降。这是因为,随着知识经济的到来,领导者与被领导者的知识水平、能力水平、智力水平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人的差别主要是情商差别,所以就有了“态度决定一切”“性格决定命运”的说法。在这种情况下,非智力因素特别是情感因素在领导力中的作用日益增强。

在有为与无为的关系上,现代领导强调有所为有所不为。道家无为无不为的思想和策略在社会发展中可能将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日渐成为领导干部提升领导力的重要途径。

道家的无为而治在当时的时势下是一种无奈且无用的选择。在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的年代,采取无为而治实属无奈,更不可能被当时统治阶级所理解和接受。但现代领导采取有所为有所不为是一种自觉的选择,是建立在对现实社会发展和领导人的职责深刻认识基础上的自觉选择,是适应现代社会发展要求和自己肩负职责的要求的自觉最佳选择,因而是行得通的,而且是高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