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综合实践活动联盟            中学生领导力开发研究中心            国际服务学习研究中心            未名网

领导力:“教育家型校长”的文化品格

    | Tags标签: , 未名网 发表于 2015-08-20

校长领导力,与人格有关,与教育品格有关,与管理品格有关,是“品格”之上的“品格”。

教育家型校长,是校长中的“准教育家”,或者说是已经具有教育家模样的校长。这个“模样”应该是有模有样,由外到内、从形到神的“模样”。我认为,教育家型校长最为重要的模样之一,是“领导力”。

校长领导力是一种特殊的影响力 

近年来,校长领导力成为校长发展研究领域的热词。它淡化权力因素,更多地强调“带头”“示范”“做表率”,是基于个性品格和综合素养而形成的“率领”“引导”魅力,与主要通过权威、制度和相关规定的“管理”方式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观察那些富于领导力的校长,他们少有官派,从不摆谱,绝少施令,几无呵斥,他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领导力”。其团队,阳光透明,和谐温馨,如同家庭;其成员,任劳任怨,主动进取,每个人都知道在其位谋其事,对校长则尊崇钦佩,折服信任。整个团队已经形成了共同成长的价值观。

由此看来,校长领导力是教育家型校长超越了权力和管理力而赢得师生尊崇并追随的特殊影响力。

人格是基础 

根据对江苏乃至全国数十位优秀的教育家型校长的长期观察和分析,我们初步发现:校长领导力是在长期的教育及管理实践中,“人格”“教育品格”和“管理品格”不断提升、逐渐完善,并有机融汇、“化合”和“升华”的结晶。

人格是领导力的基础。人格魅力是一个人在性格、气质、道德品质等方面具有的吸引人的力量。优秀校长为团队成员所折服,几乎无一例外地是因为其人格之优异。比如,言己,则勤奋进取,自励自谦,律己以严;待人,则诚厚友善,怜悯恻隐,乐于助人,宽以待人;情绪上,平和稳定,乐观开朗,豁达自信,总能传递欢乐、舒畅和正能量;理智上,敏锐机智,富于想象,敢于突破创新,却又严谨缜密,有较强的逻辑性;意志上,自觉主动,果断坚韧,一旦认定目标,便奋不顾身地坚持到底;在领导团队方面,则总是率先垂范,行胜于言,自能才求人能,示范多于指令。

人格魅力对于首领的重要,远远超过作为权力表征的“命令”的意义和价值。无数企业家、政治家的成功都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校长引领的是知识分子最为集中的教师团队,现阶段,我国校长的产生机制,决定了校长最能让教师信服的是教育教学的真能耐,是优良人格的真魅力。作为教育家型校长,很难做到前者永远最优,但完全可以也应该做到后者永远最好,且越来越好。比如博爱、慈悲、敬畏、求真崇德、与人为善等。这恰恰是“身正为范”“正己而后正人”的学校教育真谛。

教育品格是关键

一个人既要有人格魅力,又要懂教育、会管理。从教学、教育到管理是校长成长发展的基本路线和轨迹。正是在这样漫长的教育生涯中,优秀的教育实践主体总是基于自己的学识、修养和人格等因素,形成自己对教育的独特认知与理解,且一以贯之地践行自身所理解或者理想的教育。这样一种稳定的教育理解和教育践行,正是教育品格的内涵。

教育家型校长的优秀教育品格,主要表现在:

出类拔萃的教育教学能力。包括学科素养、教学素养和教育素养。对于优秀的教育工作者而言,在成长和发展的不同阶段,各有其表现的重点和侧重的方面。

独特而科学的教育理解和理想。校长对教育、学校教育、教育关系、课程建设、学科教学、人才培养、教师发展等关键问题,经由自身的长期实践体验和感悟,以及历史的和国际的比较分析,有着超乎现实和常人的认知,并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教育理想与办学追求。

坚韧而智慧的执行和推进。一旦认准认定了教育教学目标,总会不遗余力、坚持不懈、奋不顾身地落实、执行并推进到位,但又不是只顾埋头拉车,必要的适度避让、转弯、折中、调整、妥协,使得原先的观望者或是不同意者,逐渐转化成铁杆支持者、赞助者和追随者,工作的开展越到后期越顺利。

此外,卓越的学习素养和综合素质也是教育品格的重要内容。具有优秀教育品格的教育实践者,做教师,绝对是优秀教师;做班主任,一定是优秀的班主任;做校长,也没有理由不成为优秀的校长。假如我们仍然信服“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的判断,那么,“好校长”之“好”,关键在于卓异的教育品格,这才是校长带领师生沿着教育规律和人才发展规律顺利前行的前提、基础与保障。

管理品格是核心 

现实中,一些同类型的学校从制度和文化层面凸显出很大差异。这与校长管理品格的高低有关系。比如,新形势下,对学校管理和治理、依法治教、现代学校制度的认识和理解;对校长职能、价值的认识和定位;对学校民主管理、治理结构的安排和落实;对学校课程建设和文化建设的领导与决策,对团队成员学习发展规划及机制的设计等。富于优秀管理品格的校长可能更多的不是谋略弄人,而是分权放权,协商研讨,尊重保护;不是管控和限制,而是人文关怀、背景支持、责任担当;不是细节上指手画脚、说三道四,而是确定方向、把握大势和大局。

有人说,高明的学校管理者往往是精神上的儒家“有为”、行为上的道家“无为”。优秀的管理品格似乎可以说是儒、道哲学的集大成者。在善于管理的校长领导下工作,师生应该是教学紧张,但生活愉悦;心灵自由,但言行自律。无管理其名其实,却得治理之实之神。在这样的学校,师生享受到的才是真正幸福的教育生活。

优秀的人格、教育品格和管理品格在优秀的校长身上,分别或者交互成长,只有当各自发展到一定高度和层次,才开始渗透、汇聚、交融成为一种新的“物质”,这就是“校长领导力”。校长领导力,与人格有关,与教育品格有关,与管理品格有关,但校长领导力,又不是单单的人格、教育品格和管理品格,它是“品格”之上的“品格”。按照冯友兰先生对人生境界的分层,校长领导力已然达到一般校长难以企及的“境界”。

校长领导力作为一种特殊的影响力,它的综合、丰富、博大、高远、内隐常常无处可见,却又无所不在,是一种精神层面的“虚像”。校长领导力又相对稳定、持久、富于耐性和定力,如缓缓东风轻轻唤来绵绵春雨,滋润万物,化人于无形;这种不管而治、不教而成之功,呈现出的是一种“软实力”。校长领导力还是一种“慢教育”,在校长管理学校的过程中慢慢显现,团队成员在学校生活中慢慢感受,由单向到互动,由线到面,再由平面到立体,由被动到主动,由认同到融入,最终与之浑然一体。

这种具有“虚像”“软实力”“慢教育”特征的校长领导力,已然具有了“文化”的特质、价值和魅力,具有一种“文化品格”。正是一代代优秀校长尤其是教育家型校长的“文化品格”的示范、引领和影响,将学校带入了“文化管理”的至高境界,从而让生活其间的师生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富于“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创造之才干”,使教育尤其是学校教育真正成为人生之必需。(严华银 作者系江苏教育行政干部培训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江苏省特级教师)

  

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