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综合实践活动联盟            中学生领导力开发研究中心            国际服务学习研究中心            未名网

李开复:情商 关系和领导力

    | Tags标签: , 未名网 发表于 2012-06-19

经济观察报:你现在每天的时间怎么分配?工作多久?

李开复:十到十二个小时。但是周末尽量不工作,周末陪家人。我家三个女人(两个女儿),购物逛街、看电影,还跟一些朋友在一块,有时候去一些地方旅行。

经济观察报:我们知道你女儿的网页是你帮着做的……

李开复:说实在的,当时在微软工作比较闲,工作还算努力,但是压力不是很大,时间分配也比较自由。

经济观察报:你现在感觉压力大吗?

李开复:现在压力感觉比较大一些。

经济观察报:来自哪方面?

李开复:主要来自自己,因为我有很高的期望,总是想做最好的自己,给自己的压力。我觉得其实跟工作也有关系,当一个人觉得拼命工作做跟随便做结果差不太多,他就没有很大的动力。但是当你觉得如果多努力一点,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响和努力的效果,看到自己对公司的帮助,那你就更愿意去做事。

经济观察报:你指你的上一家公司开始变得更官僚……

李开复:没这个意思,我指的是大公司和小公司的差别,还有总部和子公司的差别。子公司更像是自己的企业,所以我会感觉自己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可以对公司有帮助,那我就很愿意去做。

经济观察报:可现在Google也在变大,而且它变成大公司的速度更快。

李开复:这种感觉就像一个突然长大的人。但我觉得我们克服官僚主义比别的公司克服得好。没有人能够免疫,但谷歌相对来说层次还是比较少,另外我们还是鼓励平等、民主、创新,我们有这样一个氛围,而且我们的创始人非常注意让谷歌杜绝官僚作风。我想我们在努力降低公司变大带来的负荷。在我看来,我们比别的公司做得要好——因为我也在其他大公司待过。当然,一个成长到一万人的公司要跟一百个人的时候一样,那是不可能的。

经济观察报:你是怎么克服官僚主义的?有没有一个比较好的方法?

李开复:我觉得是,尽量少让决定卡在我这边。然后我希望每一个做经理的都能做到这一点,那就是放权,尽量让每个人有最大的做决定的权力。

经济观察报:这和你个人有很大的关系。

李开复:跟我个人有关系,但是可能跟公司有更大的关系,因为公司就希望我们能够放权,最极端的放权就是给每一个工程师权力。如果做一个调查,问业内任何公司的工程师,你觉得自己在公司是不是举足轻重,是不是有做决定的权力,Google的工程师一定是最认为自己有这个权力的。

另外,所谓放权不是说弃权。放权有几个前提,一是要考虑清楚自己在哪些部分要保留权力,哪些部分放权,比如说战略方向和资源分配仍然还是我来决定,技术总监应该做的是已有项目的运作和产品的开发;工程师应该做的是决定用什么技术。第二,每一件事情都应该有三个不同的角色:决策者,应被咨询者,有权力知道者。在技术选择上,我只是一个有权知道者,技术总监则是一个有权发言者,但还不是决策者。所以要把自己的角色弄清楚。

来源:经济观察报